第五章美人无言(28/160)

阅读: 作者:admin   发表于 2020-06-04 10:18

   新月如钩,夜色似画,天地一片凄迷。淡烟缭绕的暮色里,一道皙长的纤影梦幻般自院角处现形。一件长曳及地的五色彩裾,衬托得来人修长浮凸的身形越发高挑神秘;乌黑如云的秀发被一根玉簪优雅的绾于脑后,面目隐于暗色中看不甚清,夜风吹拂间,丰姿嫣然,淡雅闲逸,宛若天上仙子。云梦秋三人一齐愕然,谁也没想到,来犯之敌竟是这么个风华绝世的美女。“你是谁?”站在最侧方的珑珑戒备喝问。没有半点反应,女郎幽灵般接近,倏忽来至三人身前。“云公子快退!”玲玲脸色大变,尖叫了一声,猱身标前,缠在腰间的一柄软剑已来到掌心,皓腕抖处,爆发出烈日般瑰丽眩目的剑茫,嗤然嘶啸着朝女郎攒刺去。同一时间,青青护着云梦秋急往后掠飞。女郎似无所觉,待狂猛森寒的剑光即将临身时,才以动人至无可比拟的姿式轻扭腰枝,白玉般晶莹剔透的纤掌双飞蝴蝶般扬起,在肉眼难辨的速度下,幻化为无数掌影,“噗、噗、噗”闷声间,准确无误的连续击中玲玲手中软剑剑脊。漫空光华立敛。玲玲娇躯剧震,身不由己的向侧跌出,心中大感骇然。看着月色下女郎那身彩色长裾,云梦秋心里蓦地一动,忙放声大喊道:“玲玲姐,小心,她是江南‘烟雨楼’的彩衣剑士!”玲玲反倒松了口长气。她是“天魔教”大公主的贴身女警卫,放眼天下,也可算是一流高手,彩衣剑士虽然厉害,却亦丝毫不惧,现下担心的反而是那杀死十二名弟子的特等高手,如若现身,自己和青青必然不敌。软剑伸处,铮地在地下一点,本已失去平衡的身子突然旋起,剑势斗盛,雨点般朝女郎洒去,一面娇声道:“青青姐,你护着云公子先走吧!”剑茫满空交错,如银蛇乱舞,剑光吞吐闪烁,寒冷侵人的劲流层层向外扩张,银球一样的剑影中心,隐约可见女郎似无实质的淡烟般快速移动,像再无反击能力。青青紧张的心情稍缓,微一犹豫,伸臂托住云梦秋腋下,觑准身后院墙,便待纵上。“呀…”身后忽响起一声凄厉惨叫。青青大惊回头,刚好看见玲玲在半空不受控制的往后急剧翻滚,嘴里鲜血狂喷,四处飞溅激射下,身体蓬然坠落,略一抽痉,就此一动不动。青青失色惊呼:“玲玲!”美目里陡然浮出一片泪雾,回目低声道:“云公子,你快走!”弹身顿足,咬牙向鬼魅般逼来的女郎射去。在玲玲掉落下地的那一刻新闻资讯,她便已明白新闻资讯,这神秘女郎绝非是“烟雨楼”的彩衣剑士新闻资讯,她最清楚玲玲的武功,与彩衣剑士相较,根本不可能瞬息间落败,可女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杀害,武功之高强,实是骇人听闻;青青自知刻下上前惟有送死一途,但为了护卫身后这个少年,她已准备舍命一拼。女郎气定神闲的看着她电闪欺近,漫不经意的微抬了下左臂,看似整理云鬓,却刚好将她攻往耳畔的一击挡住,同时右膝曲起,封死她从下方袭来的一记膝顶。指尖与女郎掌心一触,青青立时有如触电,可怕的劲道沿臂而入,体内说不出难受,哪还敢和她正面交锋,何况她本意便想拖延时间,以方便云梦秋逃走,突然身体往下一折,在间不容发之际,左腿向外滑开,避免了与女郎的膝撞。这样一来,她上半身坠地,只余右足支撑全身重量,姿态怪异之极。女郎随手拨开她趁势踢往小腹的左足,忽然并掌如刀,闪电般向她心脏插去。掌刀未到,气劲已逼窒得青青呼吸困难,幸好她早算准女郎会有此后着,蜂腰扭处,美好诱人的玉体猝然离地而起,半空中曲肘直撞女郎面门,接着左掌运劲,往她胸部拍落。突然眼前一暗,巨大的气劲当胸压下,女郎修洁白皙的纤掌至达右肩。青青大骇。这是没有可能的。一方面她清楚的看见女郎变招时的每一个动作,但她对时间的感官告诉她,所有这些看似缓慢的动作,都是一眨眼的时间内全部完成的,这两种彻底对立的快慢极端自女郎身上展现,青青不禁遍体生寒,心里升起与对方无法抗横的绝望感受。生死存亡的一刻,她自幼在“天魔教”里所接受的严格艰苦的武能训练倏忽发挥至极限,突然撮唇吹出一道气劲,箭般直刺女郎面门,同时身体尽力向侧闪移。女郎微微偏首,避过她吹来的细疾劲流,掌势稍一放缓,再加速切入,噗地印实她的香肩。衣片迸飞间,青青如玩偶般应掌抛飞,轰地撞中身后一堵院墙,还在空中,娟秀的五官已开始涌出缕缕血丝。“青青姐!”一旁早已面无人色的云梦秋惶然大呼,看着她美目紧闭,人事不知地自墙上软软滑下,一颗心吓得快要蹦出胸腔。二人相处虽不足半日,但青青生性温柔,待他体贴柔顺,好似一个亲切的大姐姐, 福建十一选五现下见她卧伏地上, 福建11选5投注技巧一动不动, 福建11选5走势图云梦秋热泪一下夺眶而出, 福建11选5彩票网飞奔过去,伸出微微颤动的右手,往她心口探去。忽然间一股巨大的压抑感觉从旁袭来,女郎悄无声息的滑行到他身后。云梦秋骇然抬头,一下子屏住了呼吸。他终于看清了这神秘彩衣女郎的长像。那是种不应属于尘世的梦幻美丽,滑若凝脂的雪白肌肤;线条优美的俏鼻樱唇;以及灵气逼人的秀丽轮廓,带着种漠视众生的清冷艳光,粉黛不施,丽质天成,配上她那玲珑凸凹,丰满诱人至使人喘不过气来的姣长身躯,宛若上天讴心沥血创造出的一座美神圣像。然而最令云梦秋震憾的,却是这淡丽无双美女的那双眼睛。在那对涌动着一层若有若无淡淡烟气的迷人大眼睛里,有种难以言喻的冰凉寒意,朦胧缥缈,变幻不定,特别是它那双乌黑幽深的瞳子,表面仿佛笼罩着一层流彩荡溢的虹彩,跳跃闪耀,宛如两粒绚丽的水晶在缓缓旋动,散发出异常强烈的吸引力。看着这双不可寻常的眼睛,便如在注视世间沧桑;体会人类的童趣天真,两种截然相反的情感如今完美无瑕的结合在了这双眼睛里,形成一种使人心悸,又让人觉得奇幻神秘的美丽。四目接触。女郎清艳无俦的面容上突然飘过一抹惊奇。素手动处,不待云梦秋有所反应,一把提住他后心,姿式妙曼的翩然掠起,飞燕般投入到了院外深重的暮色里去。******“这封信乃是‘镇远镖局’的一级镖头勒万兴所写,”霜满天解释道:“昨夜东村大火,邵志明一家惨死,勒万兴曾亲眼目睹,所以要想了解整件事情的真像,此信便是关键!”长信已来到“天魔教”大长老薛雁飞的手中。红烛掩映下,他那双名动江湖的手掌莹光流转,闪动着近乎魔邪的强大威慑力,长信表面灰黯,相衬下恰是一种鲜明的对比。坐在他下首的“狼人”郑宇明沙声接口道:“霜兄,此信怎会在你手里?”霜满天和身旁的落梅凤交换了个眼色,道:“此事一言难尽;诸位可曾听说过‘潜龙会’?”对面众人齐齐一怔。“天魔教”势力庞大,教中弟子以万计数,控制着边陲一带广阔的地区,对“潜龙会”这种默默无名的神秘帮会虽略有所闻,却一直不甚留意,但霜满天此际提起,自非寻常了。霜满天续道:“不瞒各位,勒万兴正是‘潜龙会’中人,昨夜他前去‘东村’,本是奉命调查‘大真篆印’一事,谁知却在‘药王庙’中被一身份不明的人物所杀,遇害前他将该信交给一名卓姓少年,托他转交‘潜龙会’会员,不想卓海今早在家中忽被人抓走,而抓他之人,正是今日在‘镇远镖局’里与霜某相斗的那批神秘刀手……”听到这里,倚坐在薛雁飞身边的天香香俏脸大变,一颗心突突地乱跳个不停。今早她在城外曾偷听到云梦秋和卓海的部分对话,回入客栈时,却绝口不谈和云梦秋交往的事情,只说自己独自在郊外游玩,忽遇唐门中人想劫持自己,新闻资讯现下耳听霜满天言词间渐渐涉及此事,不觉惶恐不已。幸好这时公孙慕才插口道:“如此说来,此信已落入那批神秘刀手的手中,霜兄又是如何得到的呢?”霜满天道:“此事奇怪之处便在这儿。卓海有一好友,叫作云梦秋,乃是‘镇远镖局’里的一名小厮,此信便是今日午后,突然出现于他房中的。”薛雁飞修目里神光爆闪,道:“依霜兄看来,那拨神秘刀手此举是何用意呢?”话尤未绝,郑宇明眉头一皱,略显不耐道:“老大,那么多废话作甚?拆开信来看看不就什么都明白了。”薛雁飞清癯的脸上异茫一现,忽展臂将信递过去,淡淡道:“你来拆吧!”郑宇明呆了一呆,才将信接过,嘴里突然咦了一声。内力运处,长信忽如刀割般从中剖开,平平伸展了下来。一旁黄娇娇和凌如龙等人同时注目,脸色齐齐一变。只见信中空无一物,绝无半点字迹,原来这令各方势力争夺的长信,竟然是封没有内容的空信。郑宇明翻来复去的审视信绝,惑然之色越来越浓,他身边坐着的黄娇娇扭头望向霜满天,奇道:“霜兄,这是怎么回事?你有拆开过这封信吗?”霜满天摇头道:“霜某可以保证,在此之前,没人拆过此信!”接着加重语气,道:“从这点可以看出,昨夜勒万兴必定有甚重大发现,却迫于时间紧迫,情形危急,无法将之一一记录下来,于是急中生智,留下这封无字长信,希望暗示某些事情……”凌如龙冷冷道:“霜大侠是否忘记了一件事情:或许此信根本就不是勒万兴所留下来的那封原信,而是那批神秘刀手在故弄玄虚,否则他们又何必大费周章将它送回来?”霜满天正色道:“不然。神秘刀手将信送回,不外乎两个目的,一是混淆视听,使刻下本已混乱不堪的局势更为复杂,他们好混水摸鱼;二是不愿贵教和‘烟雨楼’等继续留在此地,因为据霜某所知,那拨神秘刀手近日内想在安平办一件事情,似与‘大真篆印’并无关系,而各方势力聚集在这里,恰好阻碍他们实施计划;但不管这干人真正意图何在,有一点可以确定:神秘刀手既然决定这么做,就没必要偷梁换柱或是送回一封假信,因是之故,此信应该就是勒万兴昨夜交给卓海的那封原信。”公孙慕才搔头道:“可是,神秘刀手又怎知我们可以看到此信呢?”霜满天苦笑道:“这就要怪霜某太爱多管闲事了,如若知道‘大真篆印’一事大有蹊跷,必定想方设法知会各位,那拨神秘刀手选中在下来展示此信,也算有知人之明。”言词虽然含糊,在座众人却都明白他话中之意。“风霜剑”霜满天出道江湖以来,不知化解平息了多少武林纷争,今次事件非同小可,黑道三大帮会尽数牵涉了进来,他既亲临其会,自无袖手旁观之理。郑宇明阴沉沉地道:“霜兄适才分析大有见地。不过,单凭一封没有内容的信件,又岂能证明什么?”落梅凤淡淡道:“二长老此言差矣,霜兄先前说得很清楚,神秘刀手所用武功极似当年‘叶家庄’的‘龙战天下刀法’,他们抓去卓海,明知此信中暗隐玄机却依然将其送回,只此一点,事态便非比寻常了!”郑宇明马脸一僵,微怒道:“可落公子就此断定‘大真篆印’是神秘刀手布下的陷井,不嫌理由过于牵强吗?”公孙慕才一直对这年青俊雅的“傲天门”传人看不顺眼,趁势挖苦道:“落公子也许还不知道吧,昨夜死于大火中的邵志明正是我天魔教弟子,而我们兄弟三人之所以前来安平,也是接到他的飞鸽传书,说他无意中得到了天下至宝‘大真篆印’,嘿嘿,事实与落公子的猜想可谓大相径庭了!”落梅凤对他的暗嘲冷讽听若不闻,忽然反问道:“四长老等可是亲眼见到过那方‘大真篆印’?”公孙慕才一怔道:“这个嘛……唔,倒也没亲眼瞧见。不过,邵志明只是敝教的一名普通弟子,他若不是真的得到了那方宝篆,恐怕还不敢用纯属乌有的事情来惊动我们三大长老吧?”落梅凤点头道:“四长老说得是。但诸位想过邵志明是受人威胁、或者被人利用的可能性没有?而且,他一家不迟不早,恰于诸位赶到安平的前一夜突然惨遭灭门,其中不是显示出诸多疑点吗?”公孙慕才嘿然道:“这能说明什么问题?不过是巧合罢了。”落梅凤微微一哂,道:“综合各种迹象,‘长风帮’最有可能是杀害邵志明一家的凶手,而据落某和霜兄调查所知,‘长风帮’昨夜并未得到‘大真篆印’,这正好从侧面印证了在下的推断:‘大真篆印’突然在安平出现,十有八九是某些人精心安排的骗局,目的是想诱使江湖中人前来争抢火拼,以便他们好坐收渔人之利!”郑宇明冷冰冰道:“落公子言中的‘某些人’,是否就是指你一再强调的那批神秘刀手?”落梅凤正容道:“假定神秘刀手真是‘泰山叶家庄’的后人,那么落某这个猜测的可能性便相当大了!”“不对!”公孙慕才滑稽地板着胖乎乎的面颊,一本正经道:“如果此事真是骗局,神秘刀手就绝不会笨至将勒万兴留下的这封无字长信送回来,而且照霜兄刚才所说,神秘刀手此举有可能是想让我们离开安平,嘿,如此看来,二位所言不是相互矛盾吗?”霜满天接道:“四长老言之成理。但凡事都应从正反两面来看,我和落兄弟所说的似乎自相矛盾,实则不然,因为神秘刀手的真实意图何在,无人明白,或许他们计划临时有变,又或者主谋另有其人,也有可能‘大真篆印’的确曾在此地出现,毕竟霜某二人只是在这里凭空做出种种假设;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今次‘大真篆印’一事的复杂程度实是超乎想象,所以霜某希望,诸位在真像未明以前,可否暂息争斗,待事态明朗后,再做进一步的打算?”郑宇明和公孙慕才齐齐闷哼了一声,心里同时升起一个念头:会否霜满天和落梅凤二人已经得到了那方“大真篆印”,故尔来此捏造事实,危言耸听,希翼自己等人失望而退?霜满天和落梅凤如何不明白二人心思,相对苦笑。若非为了武林安危,他二人又何须坐在这里,忍受别人嘲讽猜忌?一直静坐聆听的薛雁飞及时抬起手来,阻止脸色立沉的天魔教诸人抢先开言,眉锋攒起道:“霜兄此言所解?”霜满天叹道:“贵教和‘烟雨楼’、‘长风帮’等势力相当,皆是当今大派,如为此真像不明之事妄动干戈,江湖大乱自不待言,贵教自身也必元气大伤,霜某以为实乃不智之举。‘长风帮’虽然残害贵教弟子,但当前最重要的是查出幕后主谋;或等‘大真篆印’再次出现,目下还望诸位稍息雷霆,避免与‘长风帮’等正面冲突,暂时静观其变!”郑宇明和公孙慕才能成为武林最大邪派“天魔教”的长老,自是心机缜密,老谋深算之辈,虽然暗中仍然怀疑霜满天别有用心,却不得不承认他所说大有道理。薛雁飞正要搭话,衣袂掠空声忽然响起。接着房外传来一名弟子恭敬的声音道:“启禀大公主和各位长老,弟子有紧急事情报告!”天魔教众人脸上均然闪过一丝诧色。在霜、落二人拜会之初,薛雁飞等人便知他们必有要事相商,早已吩咐房外护卫的众弟子不可前来打搅,该名弟子竟敢违令,且语调略显惊慌,可以想见,必是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。三大长老互看一眼,薛雁飞淡然道:“进来吧。”******“哎!”房门推开,一名神情紧张的长袍汉子快步入内。公孙慕才上下一看,道:“嘿,出了什么事?慌慌张张的!”那弟子肃手站定,眼角斜瞟霜满天和落梅凤二人,迟疑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薛雁飞沉声道:“但说无妨!”“是,是!”那弟子连忙道:“禀告各位长老,我教在城外的六处秘秘落脚点同时遭到不明身份的蒙面人的袭击……”“什么!”天香香一下站起,花容失色,颤声道:“城西郊外那处落脚点呢?”那弟子吓了一大跳,脸色煞白道:“详……详细情形属下也不清楚,只是我教弟子死伤惨重,城外频频传来告急讯号!”天香香一言不发,纤腰扭处,闪电般掠出房去。众皆愕然。凌如龙大急道:“香香,你到哪里去?”离座标出,几个起落,追至天香香身畔,一前一后隐入房外暗影中不见。屋里诸人全数面色难看。沉寂片刻,薛雁飞缓缓道:“霜兄,你也听见了,不是我等不肯罢手,实是对方欺人太甚,哼,当真以为我天魔教无人么?”声音低沉至不可闻,遥不可测的眼神中爆出令人心悸的电茫,显然这以一对肉掌威慑天下的“天魔教”大长老动了真怒了。“说得是啊!”公孙慕才奸笑接口道:“咱们三兄弟在此,竟也有人敢太岁爷头上动土,嘿!委实太瞧不起咱们天魔教了!”转头向神态狰狞的郑宇明道:“喂,老二,还等什么?咱们兄弟已有很久没有活动身手了吧?”二人齐齐爆出一声狂笑,忽如狂风般卷出房门,转瞬无影无踪。黄娇娇格格一声娇笑,飞身跟去,半空中仍不忘向落梅凤抛去一个媚眼,昵声道:“落公子,霜大侠,咱们有缘再会啦。”声音渐细渐弱,说到最后一个字时,早去得远了。霜满天和落梅凤惟有相对叹息。薛雁飞眺望着窗外那轮银月,凝沉慢慢道:“二位,请!”无奈下二人双双离座站起,拱手苦笑道:“请!”

原标题:4K分辨率下也要玩个痛快!高性能网游电脑怎么配?

,,贵州11选5投注


Powered by 在线网投游戏网站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导航

热点推荐

最新发布

友情链接